凯恩斯纳米材料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碳酸钙之城”的广东省连州市,是国内研发、生产、销售纳米碳酸钙产品的现代化大型高新技术企业。

太阳集团53138.com

从多庙制到五庙七庙十一庙,永光改制前后西汉混乱的宗庙制度

2019-11-16 11:52:28

从多庙制到五庙七庙十一庙,永光改制前后西汉混乱的宗庙制度
很多人都觉得汉代的庙制很严格,庙号不像后世那么泛滥,其实,从西汉到东汉的庙制也挺混乱的,因此被后人讥讽为“渎乱不经”。

特别是西汉,元帝之前实行多庙制,元帝改制后又陷入五庙与七庙甚至十一庙的反复变更中,更是在迁毁与恢复之中摇摆不定。

1,汉初到元帝永光改制前的多庙制
蔡邕曾经概括过西汉初期的庙制特点:“汉承亡秦灭学之后,宗庙之制,不用周礼。每帝即世,辄立一庙,不止于七,不列昭穆,不定迭毁。”(《后汉书》·祭祀下)

汉初延续秦制,有生前立庙的习惯,从太上皇,到之后每个皇帝,都各有其庙,这就称之为多庙制。

当时的皇帝宗庙又分为京师长安城内的京庙,太上皇、高帝、惠帝三人都有京庙;到了文帝开始,宗庙就立于陵寝附近,叫陵庙;另外还有原庙和郡国庙。这四种类型并没有按照“都宫别殿制”昭穆排列,因此才会被后世儒生嘲讽。

刘邦为何延续秦制而不是采用周制?其实很简单,刘邦的出身不高,根本不是贵族阶层,没法和项氏那样的贵族相比,他爹娘的名字都是后人附会,何况他祖、曾、高的名讳,更是无考,根本不可能效法周制建立哪怕是五庙制的天子宗庙。

是故刘邦称帝后也只是尊崇老爹太公为太上皇,“而太公未有号,今上尊太公曰太上皇。”追尊死去的老娘为昭灵夫人,“追尊先媪曰昭灵夫人。”(《汉书》·高帝纪下)那时候还不流行杜撰祖先,所以刘邦也没给自己编出几个祖宗来尊崇。

“栎阳宗庙”有可能是刘邦效法秦制为太公或者是他自己所立的生庙;到文帝继位后四年在长安城南自立生庙,名叫“顾成庙”;之后诸帝纷纷效仿,景帝庙号“德阳”、武帝庙号“龙渊”、昭帝庙号“徘徊”、宣帝庙号“乐游”、元帝庙号“长寿”、成帝庙号“阳池”。

高帝十年七月,太上皇崩,葬万年,到了八月,刘邦“令诸侯王皆立太上皇庙于国都”。开启了汉代郡国立庙之风,随后,惠帝继位,“令郡诸侯王立高庙。”景帝时令“郡国诸侯宜各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庙。”宣帝时令“武帝巡狩所幸之郡国,皆立庙。”(《汉书》·高惠景宣纪)

刘邦为何带头实行郡国立庙制呢?其实这项措施就是针对国初异姓诸侯王的,借立庙来为维护刘家皇帝的权威,巩固刘家皇权,消除诸侯王反叛的念头,遏制离心割据的思想蔓延,从而达到维护刘氏江山的一统。

郡国立庙的初衷还有让宗庙制度的宗法伦理对诸侯王形成精神震慑和约束作用,结果大家也都知道,并没有什么卵用,汉初的异姓王之乱以及刘氏宗亲发动的七国之乱已经说明了,郡国立庙并没有达到震慑目的。

武帝推恩之后,诸侯王的威胁已经微乎其微,因此,宣帝为武帝立庙就仅限于武帝生前游历过的郡国,更多是出于纪念意义而没有那么明显的政治含义。

随着汉朝立国时间日久,多庙制的劣势就显现出来,每个皇帝都各有其庙,有陵庙还有郡国庙,再加上又没有毁庙制度的制约,刘家皇帝的宗庙奉祀规模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扩大,到了元帝在位时期,“凡祖宗庙在郡国六十八,合百六十七所。而京师自高祖下至宣帝,与太上皇、悼皇考各自居陵旁立庙,并为百七十六。又园中各有寝、便殿,日祭于寝,月祭于庙,时祭于便殿。寝,日四上食;庙,岁二十五祠;便殿,岁四祠。又有一游衣冠。而昭灵后、武哀王、昭哀后、孝文太后、孝昭太后、卫思后、戾太子、戾后各有寝园,与诸帝合,凡三十所。”(《汉书》·韦玄成传)

这么庞大的宗庙陵寝仅供一年的祭祀就“上食二万四千四百五十五,用卫士四万五千一百二十九人,祝宰乐人万二千一百四十七人,养牺牲卒不在数中。”(《汉书》·韦玄成传)

从数据可以看出祭祀所需的费用相当庞大,到元帝时期,国家财富已经捉襟见肘了,还要维持这样的排场和规模,实在太难为皇帝,节源开流是势在必行了,因此才拉开元帝改制的序幕。
2,元帝永光改制从五庙到七庙

大汉朝到了元帝继位时,天灾人祸那是层出不穷,让优柔寡断、缺乏应变治世之才的元帝焦头烂额,经常自省,觉得是因为自己德行有亏,才导致上天降下惩戒,贻祸子民。

为了祈求上天的谅解,元帝就鼓励群臣直言,就是请大家畅所欲言对他批评指正,这时候,臣子们就相继建议,依照古礼定宗庙迭毁之制,通过减少祭祀祖先的巨额耗费来缓解财政贫乏国库空虚的问题。崇信儒家的元帝也在现实的逼迫下鼓足勇气雄起一把,发动宗庙礼制改革。

永光四年(前40),“九月戊子,罢卫思后园及戾园。冬十月乙丑,罢祖宗宙在郡国者。”“因罢昭灵后、武哀王、昭哀后、卫思后、戾太子、戾后园,皆不奉祠,裁置吏卒守焉。”(《汉书》)废除从高帝至宣帝时陆续为太上皇、高帝、文帝、武帝等 “祖宗”们在郡国设立的宗庙。废郡国宗庙得到儒学士大夫们的支持,得以顺利推行。

随后在次年,元帝又依照古礼确立宗庙迭毁制度,迭毁制度就是依次迁毁宗庙中与现任皇帝血缘关系超过四世的祖先们。

“《礼》,王者始受命,诸侯始封之君,皆为太祖。以下,五庙而迭毁,毁庙之主臧乎太祖,五年而再殷祭,言一禘祫也。”(《汉书》·韦玄成传)

韦玄成主张实行皇帝五庙制,这个大家当时都没有异议,毕竟从商代以来,崇拜“五”的习惯就约定成俗,由“五”衍生出来的五行、五声、五色、五味、五方等,对五庙自然没有异议。但在迁毁谁不迁毁谁上,就发生争执。

韦玄成认为,高帝兼具始受封、始受命的双重身份,只有他老人家具备万世不迁毁的资格,其他诸帝亲尽后都应该依次迁毁,如今是元帝在位,就应该是一太祖加四亲庙,分别是太祖庙、武帝庙(元帝高祖父)、昭帝庙(元帝曾祖父)、悼皇考庙(元帝祖父)、宣帝庙(元帝之父)。

韦玄成是引用周代的情况,周代是后稷始受封,文王、武王父子为始受命,所以周代这三位就万世不迁,像成王虽有显赫功德也要亲尽迁毁,通过成王被迁来论证文帝、武帝也应该依礼被迁。

大司马车骑将军许嘉等二十九人反对韦玄成主张的迁毁文帝和武帝,他们认为文帝“除诽谤,去肉刑,躬节俭,不受献,罪人不帑,不私其利,出美人,重绝人类,宾赐长老,收恤孤独,德厚侔天地,利泽施四海,宜为帝者太宗之庙。”武帝“改正朔,易服色,攘四夷,宜为世宗之庙。”(《汉书》·韦玄成传)

许嘉诸人反驳韦玄成的理由并不能让人心悦诚服,但是老韦的主张也留下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悼皇考,因此,被谏大夫尹更始抓住机会反驳,说悼皇考没有做过皇帝,应该迁毁。“皇考庙上序于昭穆,非正礼,宜毁。”

老韦这边让迁毁文帝、武帝,保留悼皇考;许嘉这边建议迁毁悼皇考,保留文、武;老韦考虑宗统;老许考虑君统,双方争执不休,让恪守传统礼制又优柔寡断的元帝纠结万分、难以决断。

胆怯的元帝并不敢为亲祖父悼皇考张目,为了迎合现实政治需要,他就采纳尹更始的主张,以亲尽为由,把刘进排除在帝王宗庙之外,以高帝、文帝、武帝、昭帝、宣帝为五庙。元帝的这个诏令既与宗法制度不符合,又违背亲缘人情,更是留下诸多纰漏让后人嘲讽。

为了给皇帝描补,韦玄成再次建议,高帝、文帝、景帝、武帝、昭帝、悼皇、宣帝合为七庙,太上皇、惠帝亲尽皆毁。惠帝泪目:你们就会欺负我大汉第一嫡长子。

“祖宗之庙世世不毁,继祖以下,五庙而迭毁。今高皇帝为太祖,孝文皇帝为太宗,孝景皇帝为昭,孝武皇帝为穆,孝昭皇帝与孝宣皇帝俱为昭。皇考庙亲未尽。太上、孝惠庙皆亲尽,宜毁。太上庙主宜瘗园,孝惠皇帝为穆,主迁于太祖庙,寝园皆无复修。”(《汉书》·韦玄成传)

为了兼顾君统和宗统,既不放弃自己的初衷,为宣帝尊崇本生父张目,又适当折中许嘉、尹更始之说,还弥补了元帝诏书上的漏洞,主张五庙制的韦玄成只好往七庙制靠拢。

高帝、文帝、武帝定为万世不迁,宣帝是亲爹,悼皇虽然没有做过皇帝,但他是宣帝本生父,必须得兼顾,只能让景帝占个便宜,可以继续在太庙里呆几年。

永光改制暂时落下帷幕,这次改制一共完成两个内容:第一就是废除郡国宗庙;第二就是确立宗庙迁毁制度。
3,在复与废中摇摆不定元、成二帝

建昭三年(前36),元帝生病,梦到祖宗谴责他罢郡国庙,元帝的弟弟楚孝王刘嚣也做了同样的梦,把当初鼓足勇气变革但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元帝吓坏了,他疑神疑鬼、反复无常的性格占据上风,就召见丞相匡衡商量恢复郡国庙事宜。

上寝疾,梦祖宗谴罢郡国庙,上少弟楚孝王亦梦焉。上诏问衡,议欲复之,衡深言不可。上疾久不平。(《汉书》·韦玄成传)

匡衡坚决反对,但是元帝的病久不见好,疑虑更深,匡衡也惶恐了,为了打消元帝的疑虑,匡衡祭拜高帝、文、武诸庙,把废除郡国庙、实行宗庙迁毁制度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皇帝愿复修承祀,臣衡等咸以为礼不得。如不合高皇帝、孝惠皇帝、孝文皇帝、孝武皇帝、孝昭皇帝、孝宣皇帝、太上皇、孝文太后、孝昭太后之意,罪尽在臣衡等,当受其咎。······事如失指,罪乃在臣衡,当深受其殃。皇帝宜厚蒙祉福,嘉气日兴,疾病平复,永保宗庙,与天亡极,群生百神,有所归息。(《汉书》·韦玄成传)

但匡衡的祈祷并没有效果,元帝的疾病依旧没有好转,在惊恐和绝望的心理下,元帝采纳平当的建议,下诏恢复往年毁弃的诸庙和寝园,只是限于财力贫乏没有恢复郡国庙。

建昭五年······夏六月庚申,复戾园。······秋七月庚子,复太上皇寝庙园、原庙,昭灵后、武哀王、昭哀后、卫思后园。竟宁元年······三月癸未,复孝惠皇帝寝庙园、孝文太后、孝昭太后寝园。(《汉书》·元帝纪)

元帝带有悔罪性质的举动并没有给他带来福祉,就在竟宁元年(前33)五月,元帝崩,太子成帝继位。在匡衡的建议下,再次“毁太上皇、孝惠、孝景皇帝庙。罢孝文、孝昭太后、昭灵后、武哀王、昭哀后寝园。”

因为元帝驾崩要升祔太庙,所以景帝就被迁毁,现在的七庙是高帝、文帝、武帝、昭帝、悼皇、宣帝、元帝。

成帝继位日久,一直没有后嗣,就也和他爹一样疑神疑鬼,把无后的原因归咎到迁毁祖先宗庙上,就在河平元年(前28)九月再次恢复太上皇寝庙园,“昭灵后、武哀王、昭哀后并食于太上寝庙如故”。

同时,为了禁止大臣们聒噪,又把高后吕雉时为了禁止臣下擅议皇帝宗庙而制定的“敢有擅议者弃市”的法令恢复,这个法令是吕雉定的,元帝永光改制时蠲除,到河平元年又被成帝恢复。

4,从七庙到十一庙的演变

成帝如此折腾,最后还是没有儿子,过继侄子刘欣,是为哀帝,哀帝继位后又尊崇本生父定陶恭王刘康为恭皇。

建平二年(前5),在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的建议下,哀帝重新蠲除“敢有擅议者弃市”法令,又因为成帝升祔太庙,接下来该迁毁谁而吵吵起来。

广禄勋彭宣等五十三人认为武帝虽有功烈,亲尽宜毁,太仆王舜、中垒校尉刘歆起而驳之,认为武帝有大功德,不能因为亲尽迁毁,再说武帝是宣帝亲自尊上的世宗,如果迁毁武帝,对宣帝也是不恭敬,“孝武皇帝功烈如彼,孝宣皇帝崇立之如此,不宜毁。”

刘歆不但不同意迁毁武帝,还建议废弃四世亲尽,改为六世亲尽,他主张扩大皇帝亲庙范围的主张,和当时的政治环境有密切关系。成帝不作为,致使外戚王氏家族势力庞大,而刘氏宗亲从武帝推恩以来都远离权力核心,哀帝继位后,自然要为恢复刘家皇帝的权威采取各种手段,刘歆提倡的六世亲尽就是为扶持刘氏皇族张目。

因此,哀帝采纳刘歆的建议,不但恢复被迁毁的惠帝、景帝庙,还为本生父恭皇刘康立庙。

在哀帝建平二年(前5),大汉朝的宗庙又从七庙制变成十一庙,高帝、惠帝、文帝、景帝、武帝、昭帝、悼皇、宣帝、元帝、成帝、恭皇。

随着哀帝驾崩,王氏外戚的反扑,刘家皇帝的权威彻底降到谷底,王莽以“为人后者为人子”的儒家伦理为由,毁掉悼皇考庙和恭皇庙,虽然他的行为合乎古礼,但实际上还是通过这件事向平帝以及其本生母、妻子家族昭示,不要想着试图效仿宣帝、哀帝尊崇本生。

元始四年(4)王莽追尊宣帝为中宗,元帝为高宗,次年十二月又追尊成帝为统宗,平帝为元宗,这个时候西汉的宗庙又恢复到七庙制,高帝、文帝、武帝、宣帝、元帝、成帝、平帝。那个差点搞垮王氏的哀帝已经被王莽屏弃在君统之外了。
5,猴格说

简单解释几个宗庙名词吧!

宗庙:宗庙就是古代帝王、诸侯祭祀祖先的庙宇,为祖先的亡灵建立的寄居所就叫宗庙,宗庙制度就是儒家祖先崇拜的产物。在汉元帝改制之前,汉代皇帝都各有其庙,那属于多庙制,商代有六庙说、七庙说、多庙说;周代有五庙说、七庙说、八庙说、九庙说;秦代七庙;汉代从多庙到五庙、七庙、十一庙。其实历代的宗庙基本都是呈动态的,并不是从始至终实行某个制度。

昭穆:在宗法制度里,昭穆就是宗庙里神主的排列次序,始祖(太祖)居中,以下父昭子穆、左昭右穆。

庙号:始自商朝,对国家有大功值得子孙永远祭祀的祖先,就特别追上庙号,所谓“祖有功而宗有德”嘛!两汉之后,庙号泛滥,只要在帝位上呆过基本都能混个庙号,祖宗遍地了。

太祖和始祖:宗庙祭祀需要确定一个血亲源头,这个源头就是始祖。所谓始祖,就是始封之君,多数时候始祖就是太祖,唐人就认为始祖就是太祖,《旧唐书•礼仪志五》云:“始祖即是太祖,太祖之外,更无始祖”。而宋人则认为始祖是始祖,太祖是太祖,太祖在始祖之下,位于昭祧第一。

迁祧(毁)与祧庙:迁祧就是帝王把亲缘尽的远祖神主迁到祧庙里;祧庙就是安置帝王远祖神主牌位的地方。

四亲与六亲:就是从己身往上数四代或六代,超过这个范围的先祖就要被迁祧出宗庙。

就是这样。

简表系猴格自制。

图片截图影视剧侵删。

参考资料:中国古代帝王宗庙礼制研究、汉代庙制问题探讨、汉书、后汉书等透过表象寻找历史真相,以史为论,诉说个人见解。有喜欢辽夏金元的朋友可以关注猴格,不会让您失望!当然,还有后宫八卦。

本文作者:猴格大人(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87916464843784708/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转载请注明:大陕新闻网::710029资讯信息网 从多庙制到五庙七庙十一庙,永光改制前后西汉混乱的宗庙制度

从多庙制到五庙七庙十一庙,永光改制前后西汉混乱的宗庙制度53138太阳集团网